昨天的夢境 20141215 


昨天夢見我和之前龍匯的朋友持續旅行

恩 我們去了一個異域 我在那裏找到一個小套房 樓上卻是一個莊園

房子裏面很多金華火腿  樑上都是密密麻麻的金華火腿

有人切了一小塊給我 我吃了一口 很好吃 很像咸香的燒肉

而外面則對著兩個很高聳的建築物

其中一個很像棒棒糖 高指向天 很卡通

我竟然在夢境裏面認知到我曾經夢見這個畫面

另外一個則是長方形黑色全玻璃的建築物

恩 我看著這兩個建築物 出神

卻被一個阿姨叫我下來 恩 這個阿姨很受人歡迎 她教導我們怎樣清腸和減肥

後來我就離隊 回去休息了 似乎是一個古房子變成的宿舍

恩 我醒來已經是隔天了 可見我似乎很累

結果對友給我看 他們去軍營的贈品 就是軍裝一套 而且是深綠色的 很好看

我雖然羡慕 但是我也知道我體力不支

有個隊友將他拿到的一種很奇怪的薯類 類似馬蹄 給我吃。。

用一種牙籤抽出 是一絲 一絲的 微甜 水分很多

不過我沒有特別喜歡 。。

也許我很想念龍匯的隊友吧。

夢境 20141216


今天夢見自己在臺灣 和朋友一起去旅行

事實上我覺得我是孤獨旅行地 卻在那裏遇到他們

恩 我去了一個主題樂園 在那裏看了很多事物

當中很奇怪的是 我還看到一個印度男藝人的全家福

原來他的老婆和妹妹是我的朋友 我看了大約六張全家福的照片

後來我和朋友走走逛逛到分道揚鑣 然後我就走到溫泉區 spa。。

雖然這個浴室都是古式的 而且水龍頭都冒出濃濃的煙

但是整體的感覺很吸引我 。。隨後我就離開了

原本我打算一個人離開的 但是卻在中途被人認識 送我一程

本來我打算回天母的 不過感覺上好像在中山區

結果臺北竟然有洪災 我看著洪流在我面前流著。。

我們要去的方向被堵住了去路

恩 我看著褐色的沙泥水流在我面前緩緩地流到隧道 我覺得很特別 好像一條龍醬

後來 我們去了一排店鋪 那裏有很多特色風情的餐廳 有意大利 法國 歐美的

我很想吃意式卷餅 可惜 我的朋友Andrew 竟然拿著一堆的食物 。。

催促我上車去另外一個集合點。。怎辦?

夢境 20141214


夢見自己遇到一個很奇特的小嬰孩 他竟然會説話 才八個月大

他說他是美人魚 很快就會長出尾巴 要我幫助他

我說 好, 然後幫助他找他要找的人

結果我們到了一個城市 有很深的河床 然後我們竟然下到河床的中央

它像一個活生生的水族館

我們發現有個機車掉到河床了 正在被撈起來

而且我們還遇到了他要遇到的人

好像是一個中年婦人 她似乎知道怎樣做 接走了那個嬰孩

鏡頭一轉 我出現在一個晚宴 竟然感覺到韓國人

結果那麽湊巧 他竟然在坐在Sam旁邊的桌子

結果我很忙碌 看著他一時不過來 我只是手握他的手肘 問他好嗎?

然後我就走了 天啊, 很喜歡他 我怎辦?

夢境 20141213


今天發了一個很奇怪的夢境

首先我夢見自己去了一個很古老的市集

在那裏遇到了我的表哥 他竟然會施法朮

結果他給了我一杯飲料 要我喝下 說如果我喝下這杯飲料

我就能夠和我内在的元神對話 恩 整杯飲料好像辣椒油 而且微帶奇怪的骯髒物品

我看了都不敢喝 喝了一口就吐了出來

不過很神奇的是 就算我只是喝了一口 我也開始有神通

我竟然可以和我的元神對話 她的聲音和我的很不同

然後我竟然夢見自己參與了一個軍事救援行動

但是感覺好像在其他的星球 然後在我面前的都是人獸

我的工作好像是拯救這些人獸 他們有些是半人狗 半人馬的

我就和其他人用軍事策略拯救他們 結果我們臨走前 竟然還看到他們被虐打的畫面

好像活在人獸間的煉獄一樣 恩

鏡頭一轉 我竟然在一間豪宅 然後我看見 Sam和另外一個朋友

我們圍坐在一個大木桌子  結果Sam竟然建議我在桌子的中間鑿一個大洞來裝雨水和泡溫泉

天啊 很奇怪 不過感覺夢境到最後是蠻輕鬆的

儘管我似乎還夢見韓國人 和他的舊情人

出現在一個舞蹈活動什麽的  不過我忘記了細節。

情人詩歌: 護家盟好萌


情人詩歌: 護家盟好萌

我知道妳不安 明白妳戴口罩的意義
但是妳不能就這樣揪團圍堵我 要我放棄愛他
我天生愛男人 不由自主地愛著
挨著狂拳腳踹 直到內臟出血 我還是愛男人
所以家庭結構瓦解不會是我在乎妳的結案程詞
他如果向我求婚 我絕對下嫁給他

雄赳赳的我們 一定禁得起你們的暗算
愛情有時候好像陽具勃起般自然
禁忌永遠屬於害怕和幻想的人
我的呢喃 總之就不會被妳猜透
唯獨他 光是眉目神射地到我好篤定
沒了愛 妳的家庭完全沒有讓我覬覦的意義

我不是妳的家狗 不要將狗圈往我脖子套
妳不是我的家貓 沒有必要要全世界學會埋葬大便
妳家是你家 我的也盎然青春綠意彩虹無比到妳無從得知

真的 萌 不要白費心機了
這趟選舉 妳輸到被扒走了底褲
我相信妳開始明白情慾正當性的正義
前提是我們都知道了 而後是我們都團結了
宗教不是欺凌愛情的藉口
妳性教育貧乏 我不想負責 甚至全民不願意買單

無故地堅強 是我在91選舉無端建立的自信
自尊也莫名地高昂 是的 我就是男同志
我愛男人到天翻地覆 翻雲覆雨的舌頭用不著妳再議
萌 妳能夠留下 就留著 能夠離開 就離開
總有想靠攏宗教的投機政客 像嫖客般垂涎妳
短暫的明媚 眼中妳 多麼萌。

情人詩歌:LOVE CONNOISSEUR


情人詩歌:LOVE CONNOISSEUR

相忘不會是在江湖 而是在你的唇紋
文學如果明白被定義的妄晃
就明白到堆砌后后現代文字學的失勢
真的 我再怎麽想 玩弄文字在手掌間 其實都是想哄你

突然發現巴士再怎麽擁擠 有你就開始很學術
真的 文盲如果是一堆已用后的無人問津之門票
古字可會全傾放肆地云動 投射在小空間的黃光
不起眼的扶把 過濾著區域性文化交融的不可能
好精湛的符碼 清楚容不下火星文的暗戀
無他 軟硬兼施地空氣 想釐清楚很努力上班是不是就能很得志

對不起 方言就來要翻白眼
我與你永不可分離 愛你愛到死
我真的很討厭箱子不停地轉載歌詞
只因得你 方可使我 流露自己
意思是縱使太多花癡在身邊
眼花繚亂敗給豬頭兩字

真的 複製不了模仿了誰
不要每每用桃紅色來色誘惑海水藍
愛情再怎麽超有梗 餓了還是要吃云吞面
想象到你的轉身竊笑如聖彼得般的輕盈我心

好, 這標簽專屬於了地久天長真的好隨筆。

情人詩歌:特~調情


情人詩歌:特~調情

婚姻盟誓如果有雙手 一定是你一只 我一只
一起攀岩 未知混淆著宿命的調調
相信再怎麽被襲擊 都能夠躲過那去不了的斑駁

不是第一次認識你 我想
老調再怎重彈奏 最後都會在你手撫著忘記后記得所有注視我
不住在這 仿佛升驟 華麗不忘的靜態
失語是一種病症 不明其解的牛尖 鑽洞
明目張膽和抛頭露面 漸成好友

想必是 萬事承擔而我
不再端著心臟看愛情 不介意強調了很多次
圈養了很多心虛 都端望到右肩在説謊
後記的前身是臨記 它只是爲了三餐糊口
刁難盛情邀約了野性 狂妄自大這次選擇了逃避

躲在牆角就是輸的特性 眼淚最牽強的那次
是你給我的 最高溫度
恩。我愛著 憤世嫉俗
我愛這 憤世嫉俗

情人詩歌:蓄意


情人詩歌:蓄意

蓄意不看彼此的臉書
蓄意不談論之前說好的相處
蓄意不想一些不開心的事情
蓄意不愛你
蓄意不惦念那會讓我心折斷的眼淚
蓄意不思考咖啡會不會讓你胃疼痛

蓄意地蓄意著 如果我們可以完全沒有見過彼此
那麽
我就自由了很多。。

這樣一來
你的文字不能牽動我心
賭氣樣也不再讓我竊笑
狠瞪眼不會讓我嚇到
扮成熟也不被我發現
你的不在乎 也不關我事
粉紅色沒有等於你
青海洋也不是你的專屬

蓄意地蓄意著 如果我們可以完全沒有見過彼此
那麽
我就自由了很多。

好中肯的一語道破! 


連接:https://anntw.com/articles/20141110-fBBB

外籍大學生對台灣的負面觀感
謝宇程 / 文字工作者 2014/11/10 09:16 點閱 7096 次
最近我的研究計畫訪談了幾位外籍大學生。雖然離要能做統計分析的資料量還頗有距離,但是這些個案呈現的概況卻讓人十分憂心:似乎政府花了大錢獎助外籍學生來台就讀,外籍生、本國生、台灣社會,得到的助益都很有限。

【台灣教育僵化】
首先,外籍大學生抱怨最多的部分就是他們來台灣的原因:教育。台灣的教育模式常常讓他們驚訝,驚訝於教室和課堂的了無生氣,台上教師與台下學生之間有一堵無形卻打不破的牆。

有一位歐洲籍的學生 John 和我說,他很驚訝,許多老師上課就是一直講、一直講,毫無交流、思辨、討論的時間。有同學拼命筆記,但更多同學漠然地滑手機、打瞌睡。

而當 John 舉手發問的時候,老師常常只是重述原本講過的話,無意深入解釋和對話;而 John 更感覺,那些拼命抄筆記的學生,對他打斷上課、耽誤老師講述的時間感到頗為不滿。

其次,令外籍大學生抱怨的還有官僚態度。他們承認,全世界各地的政府機構都存在有官僚習氣,但是他們原本對台灣民主環境抱持的期待, 還是讓他們失望得很深。另一位來自拉美的學生提到,無論是政府還是學校,為服務外籍生所設立的窗口、為了與外籍生溝通而設立的會議,往往是徒具形式,政令宣導功能遠大於服務功能。當外籍生提出一些困難時, 往往得到一種暗示:「請不要找麻煩好嗎?」

另有一件事情,不但外籍學生抱怨,連台灣本地人也抱怨,那就是工作限制。多數外籍生在台灣沒有工作權,你以為這保障了台灣人嗎?不, 許多外籍生,其實很可能不是台灣本地人的工作競爭對手。來自非洲、拉美、東歐、印度、東南亞的學生們可以用語言能力與背景知識為台灣企業提供的價值,是台灣本地人所做不來的。

【限制工作變雙輸】
台灣許多有意開拓世界市場的中小企業,得不到這些外籍生的助力,而這些外籍生也無法透過工作,深刻地認識台灣社會、產業、人群。針對外籍生的工作禁令,沒有保護任何人, 反而使大家都蒙受損失。

在工作之外,另一層可惜的社會隔閡乃是學生彼此之間的距離。當然, 歐美白人,尤其是會說英語的,在台灣生活得算是自在,不缺朋友,甚至有些人從頭到尾不學中文,也能順利生活四年,拿到學位回到母國( 但他的收獲又是什麼呢? )。

但是非白人或日韓,母語不是英文的那些外籍生,在台灣的社會生活就很辛苦了。很少年輕人有興趣多了解他們的國家,甚至對他們有排斥和成見。深膚色的學生更和我抱怨他們受到的粗魯對待,讓我每次聽都難為情到極點。

【放外籍生自生自滅】
學校與政府為了營造多元教育環境,花了許多錢把這些國際學生帶入台灣,卻往往將他們放著自生自滅。某些評鑑也許因此達到了紙上的數量目標,但事實上並沒有合適的機制促成台灣與外籍學生深入交流互動。

這些外籍學生拼著對台灣的信任, 也來這個地方投注好幾年珍貴歲月, 離開的時候帶走的卻是對台灣負面印象。未來印度、東南亞、中南美、非洲的國際地位都將大舉抬升,台灣的年輕人卻沒有經由身旁的外籍生拓展世界觀。可惜,真的很可惜。

多次夢見你


其實我多次夢見韓國人 我知道原因
因爲我幾乎每天都想念這個瓜
我太擔心他的銷售業績沒有過
太擔心他感性 流淚的那一面的時候 
我只能猜想 卻無從目睹。。

恩 總之我有想 包括想你的不在乎
恩 幸好 你的不在乎沒有傷害到我
我不介意 不期待就是了。

如果你不想我 我是不是完全不會夢見你
如果你不是很篤定我就是爲了瘋狂 被你吃死。。
你是不是會那麽地篤定 我再怎麽都想你

怎麽突然你還是光棍? 我也想不明白。。
好複雜的成人愛情哦。。

我竟然夢見和你在一家餐廳 我點了帝王蟹 還有一個很像豬排的。。食物
怎知道你就在我身邊。。然後我和你說話。。
然後突然你又不見了。。

恩 雖然我們很久沒有見面 不過你出現在夢境只會讓我更想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