轉載:TED死都不想讓你看的兩個演講!


http://accrcw75.pixnet.net/blog/post/57897723

我一向對TED的影片有很多質疑,雖然我知道這個由美國非營利機構Sapling Foundation所設立的教育平台,為全球許多『值得分享的點子』製造機會,讓更新穎的科技(T)、娛樂(E)與設計(D),透過十幾分的演講時間,用簡單明瞭的語言,傳播至世界各隅。

但在聽了TED演講許久後,發現這不免落入另一個取代主流論述的平台。與其說TED符合多元文化,或另類思考的傳輸角色,還不如說,TED最終成為『論述的守門人』(gatekeeper of narratives)。也就是說,以前的『主流祭司』是靠政府的教育與新聞部操刀,現在這角色,則由TED等酷非營利機構負責籌劃。

怎麼說?我又為何突然講這個論點?今早在例行性的閒逛RT新聞後,發現之前注意過的另類哲學家漢克(Graham Hancock),與之前曾寫過介紹文『大演化』的科學家謝爾瑞克,去年兩位的TED演講,雙雙遭禁音。

我一向對『主流祭司』查禁的議題很感興趣,比方說《1984》、《美麗新世界》與《Catch -22》這三本小說一度被美國教育當局查禁,衍生出我瘋狂似的想瞭解統治階級到底在怕什麼的偏執。我的結論是:他們怕各領域的『主流論述』遭質疑。

什麼是主流論述,就是統治階級為了捍衛現實的解釋權,而編撰出的神話,好鞏固既有的利益結構。比方說美國是『民主制度』、中國是『共產制度』;人類是由猩猩演化而來,物質是由原子所組成,資本主義最有效率等正確知識。

當然,這些都對,但如果細究每個論點的基本陳述後,會發現遲早會站不住腳。比方說牛頓式的物理學,在相對論與量子力學問世後,這個物理宗派就顯現不足處,科學祭司們則被剝奪權力法杖。

那TED的這兩位新演講者,又試著要奪取什麼主流宗教的權力法仗呢?之前那篇的大演化,大濕已解釋謝爾瑞克的「型態場域」(morphic field),本文不再贅述。漢克的論點則質疑歷史與生物學家對現實的解釋權。

根據漢克的研究,人類的起源應該始於1.25萬年前的一個『母文明』,然後衍生出後續的埃及、希臘、蘇美、巴比倫、印度等子文明。這個母文明很有可能就是柏拉圖書中所說的『亞特藍提斯』,於1.1萬年前的一場大災難後滅絕。

漢克引用地質學家對上個冰河期的研究,發現約莫1.1萬年前,真有個地殼大變動與洪水事件。這與柏拉圖所述的時間點不謀而合。此外,人類擁有稍微正確經度的地圖,約莫是在西元18世紀末期,才漸漸問世。但有歷史記載,人類在15世紀就有上個冰河期的經度地圖。

這些製作地圖的人解釋,他們是根據一些更老,但已流失的古地圖所繪製;漢克質疑,如果不存在一個更古老、又先進的母文明,這些標有準確經度的地圖,不可能會存在的。

再回到漢克在TED遭剔除的演講,他到底說了什麼,讓主流的科學祭司如此反感?

漢克認為人類的意識,原本比現在這個主流心理學家所認可的意識頻寬大的多。人類的潛能無限,如果政府讓每個人都實現這能力,將會顛覆目前工業社會的基礎。所以為了限制這思想頻寬,統治階級將一些能激發意識潛能的『好藥品』給禁止住。

漢克舉出死藤水(Ayahuasca)的例子,這是在亞馬遜叢林部落所研發出的植物飲料。根據漢克,飲用死藤水後,人類可打開自己的第三眼,並與地球母靈(mother spirit)溝通。這個母靈會讓人瞭解來到地球真正目的為何,並指出目前陷入哪個關卡中。但這類物質,卻被現代科學列為一級毒品。

漢克認為,與酒精、香煙、甚至砂糖比起來,死藤水這個內含DMT的植物萃取物,毫無副作用,且能夠打開人類的潛能。但就因與主流信仰相左,被打入迷幻藥的分類。但並沒有人因為死藤水,甚至吸食大麻而致死;然每年因酒精、香煙與砂糖而致死的人口,則難以估計。

我記得左派泰斗喬姆斯基(Noam Chomsky)曾說過,如果政府用攝取藥品的死亡,來決定是否禁止大麻的話,美國政府首先應該要禁止的物質,應該是砂糖才對。糖尿病、高血壓、肥胖症等慢性病,病源皆可指向醣類物質,一年因醣類飲食所致死的人口,,大幅超越其他主要疾病。

但問題是,酒精、香煙、甚至砂糖全是支撐現代經濟的支柱,要禁止這些物品,會得罪龐大的既得利益。所以全球政府均視而不見。而且大麻可以自己種,統治階級最討厭能提供自力更生的經濟模型,所以一定要取締。此外,飲用死藤水所顯現出的實像,會挑戰主流科學對真實世界的解釋權。

科學家會發現,人類意識不再只是身體的「附帶現象」(epiphenomenon),而是擁有靈魂以及更高意識的靈性體。人可以從大自然萃取更佳,且不含副作用的輔助品,甚至提供人們靈性目標的指引。這對每年營收幾千億美元的西方製藥產業而言,將會是個災難。

當然,本人從不食用禁藥,漢克的TED演說對我的啟示是,現代科學的短視與盲目。以前東方的修身系統中,道家也有納入攝取提煉過的仙丹,作為輔助靜坐功夫的藥品。前者稱為外丹功,靜坐與氣功則為內丹功。

但現代科學那麼草率的將南美原住民的智慧,與邪說化成等號實有失公允。兩個演說透露出TED等主流祭司,對某些可引起『另類意識』的物質敬如鬼神,對另一些可使人體造成實質傷害,每年卻不惜擲大把鈔票製作廣告的產業,卻沒有同等量的質疑。

但我最感興趣的是,主流祭司職掌『意識守門人』的角色。TED對意識疆域的掌控不遺餘力,使我對這個機構大打折扣。TED曾經也邀請Benjamin Bratton,解釋為何TED演說,對現實生活的改變,並無實質意義。

Bratton解釋,TED邀請演講者的前提是:『這些人不能談超意識、陰謀論、新時代(New Age)、量子神經學等神秘論述(woo!)』,剛好都是我最感興趣的議題。如果真實的世界,大到可包括這些知識的話,那要怎辦?

當然,TED最後因許多觀眾的抗議,還是將兩場演講,壓縮在該網站的某偏僻角落,且刪除TED委員會,決定禁播兩個影片的最初留言。這更令我失望,TED連承認自己偏見的雅量都沒有。

這些不想承認留言的精隨是:『漢克與謝氏倆人的論點,不符合主流科學的共識。』

我想十六世紀的教廷,在查禁伽利略書籍之前,宗教祭司們對他的判決也是:『該生論述,不符合主流教義共識!』吧。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