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夢瑜伽與自然光的修習》2


編者前言

本書《夢瑜伽與自然光的修習》(Dream Yoga and the Practice of Natural Light)第一版發行至今已將近十年,最近南開諾布(Chogyal Namkhai Norbu)仁波切提議我們加強原版本的內容,新增加的資料係摘自他持續寫作多年深奧的個人大圓滿著作。編輯這些資料是莫大的榮幸和挑戰,因為這份十分精要的新手稿之前從未公諸於世。

關於《夢瑜伽與自然光的修習》摘自南開諾布仁波切手稿的資料,是由詹姆斯‧瓦畢(James Valby)從藏文原文翻譯過來,依第一版所強調在作夢與睡眠狀態發展覺知的特定練習,再予以擴展與深化。在此手稿中,南開諾布仁波切歸納了特定的方法,用以訓練、轉化、消融、攪亂、穩固、精煉、持守和逆轉夢境;此外,他還提出了持續個人白天和夜晚所有時刻修行的練習;增訂版本中亦包含發展幻身的修習、為開發禪觀(contemplation)的甚深淨光修習,以及死亡時遷轉神識的方法。《夢瑜伽與自然光的修習》初版目前已以超過十種語言發行,在過去這些年當中,數以萬計的人讀過此書,並為南開諾布仁波切的榜樣和鼓舞所激勵,許多人都瞭解到仁波切所傳達的訊息,即為靈性或超個人之目的而利用睡眠與作夢時間的重要性。初次閱讀本書的人無疑也會受到激勵,尤其是第二版還包含了殊勝的新內容。

儘管我們不可勝數的生世以來,所累積的無明習氣如此強大,我們當中有多少人在多年後重讀本書時,會在鏡中明顯見到歲月的標記,但在夢覺知上卻沒有多大進展可以顯露出來。無論你是否讀過此書,很有可能你就如同我本人一樣,在過去十年你花在睡眠的三年,絕大部分時間你在夢裡卻是無意識的。

或許對你來說,就像我一樣,這十年被些里程碑的事件所佔據。當我還是嬰兒的兒子睡覺時,我注視著他平靜的臉,看著他的眼皮在跳動,我的心裡充滿了愛和要保護他的欲望,我很好奇他的夢是否夢到了前一世,但諷刺的是,這些感覺以及他的出現,都讓我覺得距離中陰(bardos)——我們稱之為死亡的過渡階段——更近。

根據大師們所言,當我們處於睡眠時刻變得清明並覺知時,夢瑜伽和自然光之大圓滿修習的進展,就會讓我們達到某種形式的證悟。反過來說,在睡眠和作夢狀態中持續的無明,則只會確保我們不斷地在六道輪迴中轉生。

《夢瑜伽與自然光的修習》的重要訊息之一即是,大圓滿明覺(Dzogchen awareness)——指本覺(rigpa),其由自然光修習而升起——和更為相對卻仍重要的清明(lucidity)經驗之間的區別。清明的經驗,其可以如同本覺之覺知的副產品或自發地由業因(karmic causes)所致而升起,它有助於瞭解現象的非真實性,否則在夢境或死亡經驗中的現象就會壓倒性地強勢。同樣道理,我們相信一個夢魘是真的,但是如果我們曾在一部電影中看到相似的情景,我們就沒有必要感到驚恐。

已成就大圓滿明覺禪修的偉大瑜伽士們,能夠在死亡那一刻解脫自己而直接進入大淨光的境界;至少發展出偶爾作清明夢之能力的修行者,也會認出在受生中陰(sidpai bardo)升起的影像之虛幻性。據說在死亡時,當意生身(mental body)由肉身中脫離,所有的經歷都會放大七倍,在這個時候——根據我們上師所說——仍有獲得解脫的可能性。

即使是非常少的清明經驗,或者更為理想些,把握清明「作夢狀態」(the Dream State)的時機練習禪修,亦可導致中陰解脫更大的機會。若非如此,那些無法認出幻相之虛幻本質的人,顯然會隨著欲望和恐懼的業風飄蕩,直到他們重新投生為輪迴之中某個形式的眾生為止。

我們應該會為本書所描述的進階修習所鼓舞,儘管這個進程不會總是很快,但不可或缺的是,我們所有的人皆能仔細審視我們的能力然後繼續前進。可能第一次必須要努力試圖記起夢境,或假如更為進階則轉化夢境,對於從事任何級別夢修練習的人而言,皆能開發出越來越多的天賦本能。

在我的練習中,作為一位心理醫生,我有機會數年來四處旅行並主導夢境工作坊,這些工作坊相關的目的經常協同西方心理治療的目標,諸如瞭解潛意識和整合失序的部分。此外,這些工作坊亦有助於我個人發展夢中清明的經驗。

偶爾有人要求而我會拒絕給予自然光修習的傳承,因為該項修習與大圓滿傳承相連,只有像南開諾布仁波切這樣的一位上師,才有能力引介這種非凡的、超越概念的明覺狀態。如果你還沒有這樣做的話,我希望你會遇到他,並從他那裡直接接受大圓滿的傳承。

佛陀教導每個眾生都具有認證本覺的能力,但我們的障礙遮蔽了這份覺知,根據一個比喻,就像在烏雲後太陽仍持續照耀著。藉由修習,本覺可以在任何時刻企及,即便在睡眠和作夢的不同階段,它也從來不會有所毀壞。

有大量的比喻用來解釋我們欠缺與本覺的連結,其中我最喜歡的是一個貧窮佃農的故事,他一無所有並一直哀歎自己的命運。由於他極度的貧困,不得不用一塊石頭作為枕頭,這故事諷刺的地方是,這個他用來當枕頭的石頭卻是一個鑽石,這裡這個鑽石即代表本覺。

關於這個主題,我可以提供一則更為個人的故事。幾年前,我得到一個機會領導一次閉關,因此得以中斷我忙碌的例行事務,而專注於內在生命。在這種情況下,我安排帶領一次閉「黑關」(dark retreat),悉按照南開諾布仁波切的指導。與期望相反的是,閉黑關需要一個安全而安靜的環境來練習禪修,沒有任何外在的光線。

黑關的優點是將散亂降至最低,提供修習夢瑜伽和自然光修法的天然時機。為期二十二天在黑暗中閉關的初期,我作了一個夢,夢裡我站在靠近海岸線的沙灘上,浪潮中我看到一個水晶嬰兒被海浪來回沖刷。儘管我對嬰兒還活著希望渺茫,因為他長時間浸泡於大海波濤之中,然而我還是衝下海灘,將他從海水中搶救出來。我一將他抱在懷裡,這個水晶嬰兒就活了過來,他的獨特和美麗立即震撼了我。

這個夢很大程度地傳達出我們自己的困境及其解決方法。我們被這世界十萬件事情所擾亂而分心,我們水晶般的明覺或本覺暫時被強烈情緒的波濤所遮蔽,儘管如此,本覺從不會被毀壞,一旦專注便會復生。

要將我們由自滿和習性之中喚醒經常需要一種震撼,同樣道理,看到一個被扔在驚濤駭浪中的嬰兒,肯定會激發人馬上開始行動。《夢瑜伽與自然光的修習》就是這樣一個讓人力圖覺醒的警示。

麥克‧凱茲(Michael Katz)
二○○一年於紐約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