短詩:神來的筆尖 論文的空隙


其實我很久沒有寫情詩, 情歌寫地最勤的時代, 我人在臺灣, 很有空, 拼命寫情詩, 甜蜜到膩死人不賠命。

現在, 理智充斥了我, 難怪我的朋友說習慣了寫學術,政治和社會性的文字, 無法再 *狂情。

磨刀吧, 搓掌吧, 愛情的神筆。

– – –

神來的筆尖 論文的空隙

蝸居寫論文的歲月, 筆尖偷偷想你
凡是論文斷句的空隙 都安插了懸疑
右眼睛往上轉圈
都是某你倩影銜接上的 正巧
文字空檔如果有WATER mark
秋意就開始沿著它叫囂了。

桌面綠茵后轉紅楓煽景。

我不難過, 我只是太想你。

空氣感的私語 不是電風扇就能夠傳遞
幸好彼此擁有太多apps 無從斬斷的失聯
怎讓彼此失蹤彼此 而彼此卻彼此愛慕著?
不是得意洋洋的某你嬉笑 支撐脈搏的誰能夠活著?

別緒了 離愁開腔了。
筆尖默然地歪身臥躺 。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