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人詩歌: The Ring Finger


經我花了很多時間揣摩你深情的模樣
預設了很多立場 太多的可能 可盼和不可盼的形態
丟了很多菲林盒 以為永世找不到你
生命斷格多殘酷 無從流血卻受傷地喘延
一口氣不會有人懂 捂著口 卻沒有再回流的愛情
終究現影的對諾 我看見凝霧瀰漫著炫光
存在是一種亂晃世的秤砣
平衡卻取決於執手的紅索
不相信的前提是信過 不能愛的前身是愛過
如果沒有預警 轉身測試著虐心指數
我也不會有背著你竊喜的一天
真的 你生氣的那一刻 我 就贏了
道歉和輕吻是同一等級 能夠互相取代彼此
也可以互相抵消彼此的存在
所以你就放對等號吧
畢竟我難以抹去心動的痕跡 (這已經是有存證信函)
就好像你慣性霸道地稀罕仰慕的多寡
我是你無法否認的重心 你真的變了
親愛的 你發現到你的笑因為我而光彩了嗎?
否認不是為了掩飾失勢 其實正好相反
原諒是珍重而選擇的
(再續)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