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文化研究學會年會徵稿啟事


以誰之名?

會議日期:2015年3月14、5日(星期六、日)
主辦單位:文化研究學會、真理大學人文與資訊學系、真理大學通識教育中心
會議地點:真理大學
學會網頁:http://www.csat.org.tw

1. 本次大會可接受的提案形式有:論文、圓桌論壇、工作坊等三種。論文摘要及圓桌提案截稿日期:2014年6月27日。

2. 論文投稿者請寄中文摘要(800字以內),首頁左上方註明欲參加之子題或開放議題。並請附上作者簡歷(brief CV)(包括學經歷、現職、著作簡目、通訊處、電話、傳真、電子信箱)。可利用後附之「文化研究年會投稿摘要表」。

3. 圓桌論壇及工作坊之提案,請附上構想、引言人名單與提案人簡歷。

4. 本年會發表論文及摘要均無稿酬,格式請依學術論文格式撰寫。

5. 投稿和提案請以e-mail寄到文化研究學會信箱:csa.taiwan@gmail.com(主旨請註明「投稿文化研究年會」,並註明投稿子題或提案名稱)。

6. 論文摘要(經年會籌備委員會初審後)審查結果公告日期:2014年7月18日。

7. 論文全文截稿日期:2015年1月15日。

8. 若有任何詢問,請逕行與學會秘書處聯繫。並請參考文化研究年會議題規劃。

【2015文化研究學會】大會主旨
以誰之名?
一、 會議緣起

2014年年頭,黃色小鴨自我了結般的氣爆,戲劇性地預言了這紛紛擾擾一年的開始。2月10日,英國文化研究學者Stuart Hall病逝。3月18日占領國會的運動演繹程遍地開花的烽火四起;另外兩位對文化研究發展有舉足輕重影響的學者,Richard Hoggart與Ernesto Laclau,也在4月上旬相繼辭世。理論大師哲人雖遠,但未必宣告整個世代的完結,更可能是另一個典範價值的重返。「太陽花學運」的風起固然見證年輕學子對抗民主危機的網路世代模式,訴求代議體制的完全失靈,既有政治簡化論述的藍綠二元對立邏輯失效,雖看似引燃重新想像臺灣與中國兩岸關係的火苗,但傳統的統獨與認同論述,即原本的族群、國族與國家的思考框架,似乎已經悄然讓位給更多元紛雜的認同軸線與動態結盟關係。

「遍地開花」隱喻了全台灣各地以不同議題訴求與群體的抵抗——從關廠失業勞工、青年失業到薪資凍漲;從石虎到白海豚的棲地危機;以都市更新之名的財團炒作,全球最高的房價,到都市籠民的出現;迫遷與農地廢耕等土地正義;教育商品化下的學校倒閉潮,從血汗學術勞工和流浪博士;食品安全風暴從未停息;核四爭議與公投;文化資產指定古蹟必遭祝融,一直到媒體重新切換為黨國壟斷國家機器模式等等,日常生活各層面的全面淪陷,只能倚靠各種「小確幸」之名,換取集體意志的片刻歡愉。
「小確幸」在臺灣取得了論述霸權,成功地以其意識形態作用,掩飾日常生活中的各種剝削與壓迫的本質。那麼,我們是否同時可以透過編碼與解碼的過程,接合上對於社會民主可能的想像?

二、 會議目的與宗旨

2014年文化研究年會的徵稿,以英國柴契爾夫人的過世,做為重新思考新自由主義的引線;今年,變動趨勢似乎更教人悲觀了——當一切挾著自由化與開放市場競爭之名,全球資本主義滲透各領域所造成的,不僅僅是代議體制的危機,而各種以公共利益之名所倡議的政策,引導著對於「何謂公共」?「以誰之名」的詰問。在太陽花學運的現場另闢賤民解放區,最後以大腸花論壇宣告收場,宣洩假藉著集體共識決背後可能的扭曲,揭示出任何認同界線的邊緣切換,必然存在著政治性。人民、公民、市民、賤民、鄉民,任何一種新的身分宣稱、認同或聯結,有著凝聚,必然也有排他。抗拒被定義也形同尋找重新的定義。我們提出「以誰之名」做為2015年年會的主題,企圖回到每一個可能的抵抗現場,觀察這些宣稱的背後,以誰之名來建構起其權力網格和認同軸線,分析,是為了找到顛覆與擊潰的所在。

Stuart Hall、Richard Hoggart與Ernesto Laclau等的理論實踐,無疑為臺灣文化研究發展的萌芽與發展,提供重要的思想沃土。紀念與緬懷之餘,我們邀請下列主題論文,或自定主題的圓桌論壇與論文,三篇論文即可組成一場次單元。

1. 以文化研究之名紀念 Hall, Hoggart與Laclau
2014年,三位對「英國文化研究」的奠基與發展起著重要影響的先驅者Stuart Hall, Richard Hoggart, Ernesto Laclau 相繼過世。梗概地說Hoggart的著作–尤其是The Use of Literacy一書–代表橫跨二次大戰經驗的英國左翼對戰後通俗文化日漸壯大、越加具有全面性主導性質的重視,擔憂著它對勞動階級青年文化的影響,以致於淘空了「傳統」的勞動文化。但作為Hoggart所主持的伯明罕當代文化研究中心的助手,以及隨後的主持者,Hall調和了英國第一代文化馬克思主義者的課題與歐陸馬克思主義的傳統與轉變,以戰後英國社會階級/種族/性別為分析架構,檢視了複雜與變化中的日常生活經驗與政治,開拓了文化研究作為一門跨學科的學術與行動視野。Laclau從Althusser的「意識型態召喚」的概念出發,朝向後結構/解構的路數遠走,試圖顛覆馬克思主義的政治與國家理論的正統。他的法西斯主義-民粹主義—資本主義的分析與激進民主的想像,對於1980-90年代台灣「人民民主派」的社會運動與論述,有著至關重大的作用(尤其是1985年他與Chantal Mouffe的合著 Hegemony and Socialist Strategy一書)。
此子題歡迎對文化研究理論與境況有興趣者,或者想借三位已故先驅者的理論討論持續二十多年來,台灣現實中社會/政治或是「文化研究」的各種課題。(何東洪)

2. 以花草/水果之名—學運?社運?民主運動?
從1990年三月野百合學運,歷經2008年野草莓學運、到2014年太陽花學運的主脈絡裡發問,何謂「學運」?她們是民主運動,在代議制度作為邊境的守護/顛覆民主運動?是以學生身份為邊界的青年主體生成運動?還是統獨爭辯的時代發展與變形?是政黨政治裡的民進黨的尾巴,或是斷尾求生,再造社會的運動?是公民身份的不斷深化運動,還是一波波的「人民」反抗運動?
此子題歡迎各種參與性、或歷史比較的角度對上述問題,或溢出的問題提出討論。(何東洪)

3. 顏色偽裝的政治化或去政治化?

從1990年代末以來,台灣的選舉逐漸以顏色作為分類的方式,這種顏色分類法逐漸擴展到社會的所有相關議題,而原本民主社會的基礎:論述與溝通,則在這個過程中被淡化、從屬到顏色之下。然而,顏色作為一種標定色彩的指稱,與政治社會論述無涉,那麼,將中立的顏色轉變成為某種意識型態或組織象徵的過程,是否是利用了顏色的中立性質,包裝、轉化、淡化了政治與社會意見的立場?這種偽裝在台灣社會,是否可能發揮去政治立場化的作用?抑或動員了另外一種政治化的措辭與認同?(李衣雲)

4. 想像臺灣

愛臺灣,雖是住民幾乎一致的宣稱,但對於臺灣,卻存在極為不同的各種想像,例如歷史是五千年或四百年、語言要練中文或學母語、國旗要舉起來或藏進去,……對立者相互攻訐,甚至自我矛盾。難道臺灣是難以想像的共同體?若是政治共識已無能為力,文化多元認同有否契機?這個子題,歡迎討論「以臺灣為名」的各種想像之間的衝突、並存、寬容的可能性。(蘇碩斌)

5. 想像中國

在中國崛起的年代,東亞地緣政治愈形複雜,置身其中的台灣亦不例外。近年許多抗議場景,眾聲喧嘩,浮現諸多反中親中恐中愛中等言論。這些源自不同立場的情感論述涉及當代社會不同世代對中國的想像,使得政治、記憶、歷史與文化糾葛錯結,難分難解。透過對中國想像的抽絲剝繭,或可映照區域關係的巨變百態,或能體現各種與中國連結的經驗感受。歡迎各類關於中國地緣想像的論文或論壇投稿。(黃宗儀)

6. 以正義與法治之名?

以法治或正義之名的言論行動,當中蘊含的是「理所當然」、政治正確的正當性,而慣性忽略了其中的暴力,時空因素,顧此失彼,以及權力或制度規範上的不平等。從地方到中央,台灣執政當局慣用的關鍵字「依法行政」,以及伴隨而來的「公權力」尺度,經歷過近年來一連串的新公民運動,激發喚醒了對此般迷思詳加批判檢驗之需要。法治與正義,在概念與運動上,似乎成為相反、對衝的範疇。法治就等於正義?衝撞法治,才能得到正義?誰的正義,較得到保護伸張,同時又割捨了另外誰的正義?我們希望藉此子議題,來積極重新思考這兩個「正當性」之名義,在理論與實踐上的相互關係與衍生出的種種問題。(涂銘宏)

7. 以「性別平等/性別主流化」之名?

在地主流女性主義者向來關注「性別」的敏感度及其交涉的權力不對等關係,更深信人生何處不「性別」,於是,「性別」構築她/他們檢視世界的主要視角與立場,「性別平等/性別主流化」更成為其運動的主要議程與標的。她/他們對於「性別」始終抱持一種正向的觀感,相對地,對於不符合主流規範、品味的「性」卻是容易「無感」或「反感」。
在「性別平等/性別主流化」議程中,凡是不好的、有待糾舉的都將它列為與「性」有關(例如「『性』霸凌」入法);反之,只要是正向而有待培力的就歸屬為「性別」。因此,逐漸為她/他們所收編的同志社群及同志運動,便被其歸屬為「性別」而非「性」的議題,並選擇性地、施恩性地將無關涉基進「性權」的同志平權議題納入議程,以彰顯其所謂「多元性別」的理念;另一方面,由其主導推動的相關法令既無視於「性權」的存在,更不斷地壓縮「性」的空間。
本子題廣邀各界前來探索、思辯,如何在「性別平等/性別主流化」的年代,基進地聲張、奪回我們想像、談論、實踐、共作、協商、傳播、啟迪、教育、演化「性」的權力/利?(林純德)

8. 以家庭之名?

近來有關同志婚姻平權與多元成家的訴求,打開了家庭多樣性的想像,突破了過去異性戀核心家庭的排他性優勢地位,但同時也引發針對「家庭」此一社會制度如何在更新之後仍能做為資本主義溫床、國家治理手段、甚至是收編或剝奪個人主體性機制的討論。家庭意識型態近來也屢屢成為社會運動論述的關鍵修辭,一方面家庭動員了以「未來下一代」等以希望基調為主軸的抵抗論述擴大支持人口基數,但同時家庭也可以被用來消解運動能量(太陽花學運期間「孩子回家吧」的呼籲)或快速累積反動勢力(方仰寧之女)。這個子題歡迎探討家庭修辭論述與國家、資本主義、社會運動等的辯證關係,以及其中階級、性特質與性別、族裔、宗教等的交錯。(王君琦)

9. 以藝術之名?

藝術創作的目的為何,一直以來都是藝術界反覆探討、辯證的課題。當藝術只為藝術(art for art’s sake),它失去了與其根本賴以維生的社會與文化養分間的連結。而當藝術創作過度被挪用以達到特定目的(如商業、政治、個人名氣……等)時,藝術作品創作動機的合理性/合法性受到質疑,某種程度上甚至挑戰了藝術作為置疑既定社會成規、刻板印象、保守道德標準……等的力道。此論壇邀請大家一起來探討藝術創作在歷史上,或當下境況的相關問題性。(郭秀鈴)

10. 以土地之名

土地是萬物生存之本,交織著多重權力、利益、價值、實作和存在樣態的衝突,以神聖、傳承、荒僻、文明、增殖、災厄等多種形貌,側身於社會生產、政經過程及文化想像中。強權以土地之名召喚力量、增長和順服,弱者以土地之名祈願安適棲居。土地的政治經濟學、土地的文化研究、土地民族誌、土地史,以迄土地哲學、政治與倫理的思辨和行動,皆是亟需面對的重大任務。(王志弘)

11. 以貿易自由或言論自由之名?

《海峽兩岸服務貿易協議》開放中資進入台灣經營傳播相關產業(包括印刷、視聽產業、廣告、及第二類電信等),引發將衝擊台灣言論自由的疑慮。透過反服貿公民運動的衝撞,我們得以全面檢視在全球化過程中,對本地傳播產業、乃至於與其相應的政治與文化的全面衝擊。跨國資本藉著貿易自由化的名義橫行無阻後,我們的言論自由或文化自主性,是否即將(或已經)受到影響?(劉昌德)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