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人詩歌: 香港擦肩的時差


終於明白 愛到最高境界就是蓄意產生距離
這種每個深夜 魔鬼都逐字不提的想念
這些心照不宣 情話是認知失調的愛慕
跳躍式的 三個小孩
拎著手的歡愉

如果 相思是篤定地褶皺 成型
那麼就來一個 520 連體

這等來來回回 我沉默到靈體不附著地難過
看著一些 只看不回的文字
想必 愛不是無視 而是選擇艱苦到幸福無存測試的基礎

很討厭這個樣子 潰散似乎無敵
卻沒有挑戰饑荒
餓到很愛的滋味

不允許這樣了豪氣 迄今真的徒然
到愛可以這樣measure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