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人詩歌: 褶皺


某人是我的心臟
字詞犀利地刺穿心胸唯一的勇
下子 紅雪啊悱惻都是文學的墊底
飛舞著繞跑操場 喘氣著暗鬥
想念著凝光
多麼地當初天真地想點亮滿掛地倖黑

宇宙無情選擇了 我當這個記得的角色
前世好像書本可以被翻閱
讀者卻孤單地只有我

應該說只是我

不是讀者的 竟連直覺也沒有
只是駁斥不是一種愛的表現
我最想做的事情
是在深夜之思的黯黑
說 看透的本質就是愛著
不能又沒有說出口的困頓

‪#‎其實真的忘記我了‬

輕吻著肩膀看起來不支不至到要你相信的甜蜜念頭
天意天生都不懂地竄逃
失憶症都無能褪去的印記
總有一本你不看的書
裡頭的紙張卻劃傷了我的手指
大家都輕易看懂的故事
就又 捐不出去的廢話 沾血色也就只是廢紙
好勝讓誰活著 迂迴讓誰待過
懲治最懂故事的人
荒唐著夏沫。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