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人詩歌: 肩膀和鍵盤


靠攏你最直接的方式就是將你擁入我的懷裏
儘管你的驚慌失措都不和我說
也許我真的不是一個讓你能夠侃侃而談的生物
或者我們的愛被塵世埋沒 是你轉世前決定刪除所有所有的我
而且你真的按了刪除鍵 甚至將唯一的鍵盤銷毀了
剩下一個 沿著諾大的人世 好像坏了嗓子的高音歌唱家 失望著歹活

文字最大的敗家就是用在愛情上
須知愛情是一種犧牲心臟的賭注 輸贏卻不是眼肉可以看見
虛情假意一直都比永生永世簡單好多好多
真心愛一個人 只會讓人更加地萬分寂寞

甚少慢待地泛下眼瞼 卻竟然和分秒競誰能夠更緩慢
肩膀難以卸下這扭曲 卻可以允許虐心到她無言哽塞
怎麽那麽相信天意 何以那麽篤定天生 卻無法鑑定眼前的我?
敍述失能的那天 你不應該祈禱
不要再觸動我 不要再按警鈴
不要不要再説你要一個能夠洞悉未知的我
這 在逃避中呼吸 是不是比較快樂?

如果你真的快樂 就選擇在悲慟的時候 出現在我面前
不復存在的鍵盤 也許在此刻還原
吼不出到沙啞又不被聼見的 也許就是這首曲子。

英雄情長 天真翻湧白馬輕狂
紅顏如畫 兩心朝暮愛意不察
淚斷血雨天下 不在乎半世繁華
都逃不開命運掙紮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