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es 是的 Sememangnya OSHO


寧靜之聲
9 hrs ·
頭腦有一個很深的詭計、每當你在痛苦,它總是說別人應該負責。要很警覺,因為如果你是這個詭計的受害者,那麼那個負向的就永遠沒有辦法被拋棄,那個負向的就是這樣在隱藏它自己。你生氣,頭腦說是因為別人侮辱了你,所以你才生氣,那是不對的,別人或許侮辱了你,但那只是一個藉口。你已經準備要生氣,那個憤怒已經在你裡面累積起來,否則別人侮辱你,你也不會生氣。

那個侮辱或許可以變成它看得見的原因,但是它並非真正的原因。你的內在正在沸騰。事實上那個侮辱你的人是在幫助你,他幫助你將你內在的騷動帶出來,然後結束它。你處於一個很差的狀態,甚至連侮辱都能幫助你。敵人能夠有所幫助,因為他幫助你將所有的負向性帶出來:至少你是暫時卸下了重擔。

頭腦有這個詭計,它總是把你的意識轉向別人。一有什麼事弄錯,你就開始去看是誰做的,在那個看當中,你就錯過了,真正的犯罪者隱藏在背後。

使它成為一個絕對的法則:每當有什麼事弄錯了,就立刻閉起你的眼睛,找尋真正的犯罪者。你將能夠看到,因為它是一個真理,它是一個真相。是因為你累積了憤怒,所以你才生氣,是因為你累積了恨,所以你才會感覺到恨意。

別人並非真正的原因。在梵文裡面有兩個字。其中一個字是karan——真正的原因,另外一個字是nimitta——不是真正的原因。那個不是真正的原因看起來好像是原因,但它並不是真正的原因,它只是在愚弄你,它一直在愚弄你已經有很多很多世了。

每當你覺得有什麼痛苦的事在發生,立刻閉起你的眼睛向內看,因為那是可以當場抓到犯罪者的時候,否則你將無法抓到它。當憤怒消失,你才閉起你的眼睛:你將無法在那裡找到任何東西。不要在那個情況當熱的時候錯過了那個要點,使它成為一種靜心。

你或許會開始覺得不需要有任何方法就可以拋棄那個負向的。那個負向的是那麼地醜,是如此的一個疾病,你還攜帶著它真的是令人訝異。拋棄它並不算什麼,攜帶著它才是令人訝異的,為什麼你還攜帶著它真的是令諸佛大惑不解。為什麼你那麼喜愛地攜帶著你所有的疾病?你非常關心它們,你保護所有那些錯誤的。受到了保護,那個負面的就會越來越深入到你裡面生根。

一旦你了解到是你的負向性在製造困難,它就會自已消失。當負面的頭腦自已消失,就會有一個美。如果你試著去拋棄它,它就會執著,因為那個想要拋棄它的努力就表示你的了解尚未成熟。所有的主動拋棄都是不成熟,對它來講,你尚未成熟,所以才需要努力去拋棄它。如果你攜帶著垃圾,你需要作任何努力來拋棄它嗎?或者只要了解說這是垃圾,這樣就夠了?如果你還需要任何努力去拋棄它,那意味著你用努力在補充你的了解。了解本身是不夠的,所以需要努力。

所有那些知道的人都說:之所以需要努力是因為你不了解。它或許是在理智上,但是你並沒有真正感覺到那個情況,否則你會立刻就將那個負向性拋掉。有一條蛇經過,你就立刻跳開,那個跳開是沒有努力的,你並不是經過決定才跳的,你並不是在你裡面思考:「有一條蛇,在有蛇的地方會有危險,所以你必須跳開。」你不會一步一步地作邏輯推演。甚至連邏輯之父亞里斯多德也會跳開。稍後他可以作邏輯推演,但是在那個當下,當那一條蛇就在那裡,那條蛇並不會管你的邏輯。整個情況是那麼地危險,光是了解到那個情況的危險就足夠了。

要拋棄負向性是不需要努力的,只需要了解.

OSHO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